洲际附加赛中的亚洲球队:曾经落寞如今已绝非俎上鱼肉

北京时间6月14日2:00,2022年世界杯洲际附加赛,澳大利亚在点球大战中力克南美劲旅秘鲁,队史第6次、同时也是连续第5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尽管澳大利亚近年来实力有所下滑,但此番在洲际附加赛的表现仍然堪称惊艳,无论是瑞德迈恩扑点时的魔幻舞步,还是球队敢打敢拼的强硬作风,都给中国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

从传统印象来说,作为“足球欠发达地区”的亚洲往往在面对南美过程中不占优势。但如果放眼洲际附加赛历史,亚洲球队在面对其它大洲的强队时也绝非一无是处。除了本届澳洲面对秘鲁的惊艳发挥,历史上亚洲球队还创造了不少经典战役,就连我们的中国队也险些通过类似赛事提前20年进军世界杯!

1962年世界杯洲际附加赛共有3个进军世界杯决赛圈的名额,由来自五大足联(亚足联、非洲足联、南美足联、北美足联以及欧足联)的6支球队争夺。这6支球队共被分为3个小组,每个小组各自进行两回合主客场对决,获胜的3支球队进入世界杯决赛圈。

来自亚洲的韩国与来自欧洲的南斯拉夫被分至一组,两队的首回合赛事在1961年10月8日举行。遗憾的是,由于那时亚洲与欧洲的足球水平差距较大,在亚洲内表现首屈一指的韩国首回合即1:5惨败;次回合移师主场,韩国队虽在61分钟打入一球,但面对南斯拉夫的汹涌攻势仍无力招架,最终1:3败下阵来,两回合2:8遭到淘汰。

彼时的亚洲足球尚未建立起完整的体制,196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一共也只有两支球队参加(原本有3支,但印度尼西亚退出),分别是韩国与日本。韩国在两回合交战中分别以2:1、2:0的比分击败对手,顺利获得了参加洲际附加赛的资格。但面对纸面实力远胜于己的南斯拉夫,总比分2:8印证了当时亚洲足球与欧洲足球的差距。

1962年智利世界杯结束后,亚洲的参赛名额被增加至1个,直到1998年的36年间,亚洲球队未再参加洲际附加赛。

当届世界杯预选赛共有36支亚洲球队参赛。这36支球队被分为10个小组(第3组、第6组、第7组与第9组只有3支球队),夺得小组头名的10支球队进入决赛圈,被分为AB两组,每组的第一名可直接晋级世界杯决赛圈,两个第二名则参加亚洲区附加赛,其中获胜者进入世界杯,负者代表亚洲参加与大洋洲的洲际附加赛。

伊朗在小组赛中取得了5胜1平积16分的成绩,力压叙利亚、吉尔吉斯斯坦以及马尔代夫夺得头名。在决赛圈中,其与沙特阿拉伯、中国、卡塔尔以及科威特分至A组。

首场比赛客战中国,伊朗队在两球落后的情况下火力全开,最终在25分钟内连入4球,实现大逆转。但他们在面对排名垫底的科威特时连连丢分,最后关头不敌沙特屈居第二。

1997年11月16日,亚洲区附加赛在伊朗与日本之间展开。中山雅史在比赛第39分钟为日本队首开记录,随后伊朗凭借着霍达德·阿齐兹与阿里·代伊的先后建功反超比分。

遗憾的是,伊朗队在当届预选赛所存在的种种问题并未被彻底解决,面对日本队在比赛后期的狂攻,他们的球门在第75分钟再次失守。进入加时后,冈野雅行的“金球制胜”让日本实现了数十载的美梦,而伊朗则不得不面对大好局势被白白葬送的尴尬,只能参加与大洋洲球队澳大利亚的洲际附加赛。

首回合,伊朗在主场1:1战平澳洲,德黑兰阿扎迪体育场上座人数达到了惊人的12.8万;次回合移师墨尔本,伊朗在两球落后的情况下于75-79分钟内连进两球扳平比分,最终以客场进球优势晋级世界杯决赛圈。

据统计,两场比赛合计21.3万观众来到现场,成为了世预赛洲际附加赛历史上观众到场人数最多的两回合比赛。次回合为伊朗首开记录的巴盖里,在世预赛14场比赛中攻进19球,是单届世预赛的个人进球最高纪录保持者。

2002年,世界杯落户亚洲。因此,那届世界杯的亚洲预选规则相较以往也有所不同——亚洲共分得4.5个名额,但其中有两个已被东道主日韩占据。换而言之,剩下的40支球队要争夺剩余2.5个名额,竞争压力同样巨大。

40支球队共被分为10个小组,10支小组第一在下一阶段被分为两组,每组球队以主客场形式相互交锋,小组头名将直接晋级世界杯决赛圈,两组的第2名则进行亚洲预选赛。亚洲预选赛之中的胜者则代表亚洲参加与欧洲的洲际附加赛。

伊朗所在的第2组仅有三支球队(缅甸退出),他们在两场比赛中狂轰21球(单场19:0关岛),力压塔吉克斯坦夺得小组第一。第2轮伊朗与沙特阿拉伯、巴林、伊拉克以及泰国同组,他们在面对出线直接竞争对手沙特阿拉伯的过程中表现突出,两回合取得了1胜1平的优异表现。

遗憾的是,伊朗在弱旅身上连连翻车的问题再度出现,面对倒数第一泰国丢分(被泰国0:0逼平),最后一轮则1:3不敌巴林,致使在积分榜上最终以两分之差不敌沙特,只能参加于B组第二阿联酋的亚洲附加赛。

好在伊朗队毕竟实力尚存,调整状态后,他们在亚洲附加赛中两回合双杀阿联酋(主场1:0、客场3:0),再度获得了参加洲际附加赛的资格。

但相比于4年前,伊朗面对的对手则要更加强大——由于规则调整,欧洲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名额缩减至13.5个,其中爱尔兰代表欧洲在洲际附加赛中与伊朗对碰。当时的爱尔兰阵中拥有大小基恩等猛将,伊朗队延续了自己在主场的出色表现,凭借着戈尔莫罕马迪的绝杀1:0小胜。但移师客场后,球队整体表现不佳,最终0:2不敌爱尔兰,总比分1:2遭到淘汰。

2006年德国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由39支球队争夺4.5个决赛圈名额(缅甸因为在上届预选赛中拒绝参加与伊朗的比赛而被禁赛)。这39支球队被分为8个小组,小组第一晋级下一轮。这8支小组第一被分为两个小组,分别进行主客场交锋,每组的前两名直接进军世界杯决赛圈,两支第3名参加亚洲区附加赛,胜者参加洲际附加赛。

巴林在小组赛中取得了4胜2平的不败战绩,以绝对优势夺得小组头名进入下一轮。不过面对日本、伊朗两大强队的围剿,巴林的整体实力明显有限,最终仅仅以1胜1平4负积4分的成绩排名第三,与乌兹别克斯坦参加亚洲附加赛。

这次亚洲附加赛出现了世界杯预选赛历史上的一大奇景——原定首回合比赛于2005年9月3日进行,但由于裁判失误,国际足联下令重赛。重赛于10月8日进行,巴林在客场1:1战平乌兹别克斯坦,次回合双方则在巴林主场互交白卷。最终巴林凭借着客场进球优势出战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洲际附加赛。

首回合比赛在2005年11月12日进行,巴林在72分钟由萨尔曼·伊萨首开记录,但4分钟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便扳平比分。此后双方均无建树;次回合移师主场,手握1个客场进球的巴林可谓信心满满,但找回状态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稳住阵脚,最终由劳伦斯在49分钟打入一球,将最终比分锁定为1:0,以总比分2:1淘汰巴林。

值得一提的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也就此成为了世界杯参赛历史上面积最小的国家。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他们在2006年世界杯上逼平瑞典,拿到了队史首个世界杯正赛积分。

2010南非世界杯中,亚洲的参赛名额仍然为4.5个。预选赛共有43支球队参加,但在第1轮便淘汰了其中的23支,剩余20支球队分为5组,小组前两名进入十强赛。这10支球队被分为AB两组,每组的前两名直接进入世界杯决赛圈,第3名则进行亚洲区附加赛,胜者参加洲际附加赛。

巴林在小组赛中取得了3胜2平1负积11分的成绩,仅以两分差距不敌日本屈居第二。他们在下一轮中与澳大利亚、日本、卡塔尔与乌兹别克斯坦分至A组,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仍然取得了3胜1平4负的不错成绩,成功获得了参加亚洲区附加赛的资格。

面对B组第三沙特,巴林的纸面实力并不占优势,他们在首回合0:0逼平对手,次回合在客场2:2绝平沙特。几乎是以胜利大逃亡的方式获得了参加洲际附加赛的资格。

面对大洋洲的新西兰,巴林进攻乏力的问题并未完全解决,他们在自己的主场本有机会拿下胜利,但最终却与对手互交白卷。来到客场后,巴林仍未斩获进球,最终0:1不敌新西兰,再度止步洲际附加赛。

值得一提的是,这届世界杯是澳大利亚作为亚足联成员首次参加预选赛,也侧面导致新西兰得以代表大洋洲参加洲际附加赛。而1:0淘汰巴林,让新西兰人得以时隔28年再次进军世界杯决赛圈(他们上次参加世界杯还是在1982年)。

该届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规则与上届相同,约旦与伊拉克、中国与新加坡分在同一小组。他们在首战便2:0击败强敌伊拉克,此后又连续击败中国以及新加坡,但在末轮对阵中国的比赛中1:3输球,致使在积分榜上被伊拉克拉开差距,最终屈居小组第二。

十强赛中,约旦与日本、澳大利亚、阿曼与伊拉克分至同组。但相较于在上一轮力压他们一筹的伊拉克,约旦在面对强队时的表现则更加可圈可点——2:1击败澳大利亚、2:1击败日本让约旦拿到了关键6分,最终夺得小组第三,获得了参加亚洲区附加赛的资格。

面对A组第三乌兹别克斯坦,约旦在两回合均与对方战成1:1,最终在点球大战中9:8取胜。不过面对南美洲第五的乌拉圭,约旦的实力差距还是较为明显。首回合乌拉圭在客场5:0轻松获胜,三线球员均有进球入账。次回合双方互交白卷,约旦以总比分0:5遭到淘汰。

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澳大利亚在40强赛中被分至B组,最终以7胜1负积21分的成绩进入第3轮。在十强赛中,澳大利亚的表现较为一般,前有日本、沙特两大强敌,后有阿联酋、伊拉克的追赶,澳大利亚在关键比赛中缺乏一锤定音的能力,2:2战平沙特、1:1战平日本、2:2战平泰国、1:1战平伊拉克让他们丢掉了许多关键分数,最终只能排名第三,参加亚洲区附加赛。

面对A组第三的叙利亚,澳大利亚在纸面实力上拥有一定优势。比赛第40分钟,澳大利亚前锋克鲁泽便为球队首开记录。但是85分钟时,叙利亚通过一个争议点球扳平比分,澳大利亚在客场1:1战平对手。

次回合澳大利亚吸取教训,主打三中卫体系,老将卡希尔首发登场充当桥头堡。也正如澳大利亚教练所料,凭借着主场之势,澳洲从比赛一开始便掌控了场上局面,但叙利亚人善于把握机会的能力还是让他们吃了苦头——比赛第6分钟,澳大利亚中场出现失误,叙利亚迅速断球发动反击,塔梅尔·哈吉·直塞给左侧跟进的奥马尔·索马,后者在禁区内成功破门,叙利亚在客场取得领先。

危难之时,老将卡希尔再次挺身而出,成为了澳大利亚的国家英雄。比赛第13分钟,罗吉奇在右路送出关键直传,马修·莱基接得皮球后不做停顿直接传中,老将卡希尔在中路高高跃起头球冲顶破门。

双方回到同一起跑点,澳洲凭借主场之势逐步控制局面,高达72%的半场控球率让叙利亚只能龟缩于禁区内防守反击。进入下半场后,澳大利亚仍火力全开发动攻势,但关键机会把握能力不足的问题并未完全改善,叙利亚凭借着密不透风的防守将比赛拖入加时。

加时赛开始不久,叙利亚中场马哈茂德·马瓦斯因为犯规被两黄变一红罚下,成为了比赛的转折点。此后澳大利亚的进攻逐渐犀利,而叙利亚赖以生存的防守反击则显得有一些摇摇欲坠。比赛第109分钟,卡希尔头球梅开二度,帮助澳大利亚逆转比分,最终他们也以总比分3:2淘汰对手,挺进洲际附加赛。

2017年11月10日,澳大利亚与中北美第4名洪都拉斯的洲际附加赛开打。技高一筹的澳大利亚人在首回合虽然与对手战平,次回合回到主场后火力全开,凭借着迈尔·杰迪纳克的帽子戏法,3:1击败洪都拉斯,再度进入世界杯决赛圈。

加上本届再度凭借洲际附加赛挺进世界杯决赛圈的澳大利亚,亚洲球队历史上共参加了8次洲际附加赛,3次获得胜利(1998年的伊朗、2018年的澳大利亚、2022年的澳大利亚)。

早在1934年意大利世界杯前,国际足联便出台了一项特殊的规定。由于某些大洲的整体实力较低,便将这些整体实力较低的大洲合并起来参加预选赛。1934年意大利世界杯预选赛中,亚洲便与非洲合并参赛。

此后合并参赛的大洲不断变化,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预选赛中,亚洲、非洲以及大洋洲合并为一个赛区参加预选赛;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至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这一规定趋于平稳,亚洲与大洋洲合并为一个赛区参加预选赛。

在这种特殊时代下,洲际附加赛实际上被合并进了亚洲区附加赛,增加了亚洲球队想要晋级世界杯的难度。但让人意外的是,中国队其实在这种特殊体制下也创造过辉煌成绩,距离世界杯也仅剩一步之遥,险些将进军世界杯决赛圈的日期提前了整整20年!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亚大区预选赛是国内电视和广播媒体第1次全程转播中国队的世预赛,因此,时至今日也有许多球迷对于那届预选赛的中国男足印象深刻。

所谓亚大区预选赛,简而言之就是将大洋洲的球队并入亚洲参加比赛。参加当届世预赛的球队共有20支,首轮分为4组,但并非每组5支球队,中国队所在的第4小组共有6支球队,分别是中国队、中国香港队、中国澳门队、朝鲜队、日本队以及新加坡队。每个小组的小组第一晋级第2轮的4强赛。

赛制规定,中国队所在小组的6支球队先抽签两两对决踢一轮编组赛,根据对战成绩进行组内分组。1980年12月21日,中国队凭借着替补出场的陈金刚完成绝杀,1:0战胜中国香港,取得关键开门红。但由于朝鲜队进球数最多(3:0击败中国澳门),朝鲜队与中国香港以及新加坡分在B组(中国香港与新加坡都是输球方,实力相对更弱),而中国队与日本队、中国澳门队分在A组。

A、B两个小组各自在进行单循环比赛,小组头名进行交叉对决,获胜者在进行一场决赛,最终决出本组的出线球队。

首战面对中国澳门,纸面实力更胜一筹的中国队可谓火力全开,顾光明在第17分钟就为国足首开记录,此后左树生和荣志行又先后建功,最终国足在小组首战中3:0完胜中国澳门。两天后对阵日本,国足又凭借着荣志行在第7分钟的进球1:0小胜,2战2胜积4分夺得小组第一。

在第4组的半决赛中,朝鲜队1:0淘汰日本。而中国与中国香港激战120分钟未能分出胜负,最终双方进入点球大战,中国队5:4将中国香港队淘汰。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队主罚点球的5名选手黄向东、左树生、迟尚斌、王峰以及容志行全部命中,而中国香港队第3个出场的陈发枝将点球罚丢。

第4组决赛于次年的1月4日展开,中国男足面对朝鲜开局不利,比赛第2分钟便被李昌河打进一球,但黄向东在第44分钟扳平比分。第56分钟陈希荣的进球让中国队一度反超,但仅仅一分钟后金永南的进球让朝鲜队顽强扳平比分。此后双方均无建树,比赛进入加时。

加时赛中,中国队斗志顽强、敢于拼搏的比赛特点让他们得以后发制人。比赛第110分钟和第112分钟,黄向东与顾光明的先后建功彻底杀死了朝鲜队的希望,中国队则4:2逆转比赛夺得小组头名,进入4强赛。

根据赛事规定,4强赛采取主客场双循环,前两名出线。中国男足在前两轮只拿到1分,可谓开局不利。不过随后国足及时调整状态,回到工体以3:0的大比分完胜新科亚洲冠军科威特。凭借着良好的势头,国足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双杀沙特(首场比赛4:2、第2场比赛2:0),顺利挽回了积分榜上的颓势。

不过末轮0:1失利让中国队的积分被新西兰追上。这样一来,中国男足最终取得了3胜1平2负积7分的成绩,与新西兰完全相同。更加巧合的是,中国队与新西兰的净胜球也是5个,这样一来,双方不得不进行加赛。

但由于对国际大赛经验缺乏,中国队并未预料到突然的加赛,只得临时召集已经提前放假的球员重新组队。最终国足1:2负于新西兰,倒在了世界杯的门口。

不过新西兰在世界杯表现糟糕,他们在小组赛中三战皆墨,整整丢了12个球(2:5不敌苏格兰、0:3不敌苏联、0:4不敌巴西)。

洲际附加赛由来已久,但由于亚洲球队水平参差不齐,加之前期赛制并未完全规范化,致使亚洲区的世界杯预选赛长时间都处于混乱状态。

但即便如此,亚洲球队在洲际附加赛上的表现也绝非某些球迷所评判的“一文不值”,除了1962年与2014年世界杯5球惨败,亚洲球队在其余5次出征洲际附加赛中的表现都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举例来说,伊朗队在1998年淘汰澳大利亚,在2002年仅以1:2憾负于欧洲球队爱尔兰;巴林1:2负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0:1负于新西兰;澳大利亚则在洲际附加赛中的表现突出,2018与2022年均击败对手,其中2022年更是淘汰了南美劲旅秘鲁,改写了亚洲区球队在洲际附加赛上“凡遇南美必输”的尴尬历史。

如今,亚洲足球无疑走在正确道路上。无论是屡屡在主流舞台拨动风浪的的日韩,还是“衰弱已久”却能力克南美劲敌的澳大利亚,都证明如今的亚洲球队在洲际比赛中绝非任人鱼肉的弱旅。

澳大利亚不是亚洲球队,只不过是申请入亚足联而已。别搞得澳大利亚赢了是亚洲骄傲,甚至说得像是国人骄傲一样。

回忆杀!!最少得97国家队。可惜了。对了。97伊朗的4号叫啥。忘记了。哈克普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