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加冕“隐形的美洲杯”突然刷屏

北京时间7月11日周日上午,第47届美洲杯决出冠军,凭借迪马利亚上半场的一脚挑射,阿根廷在马拉卡纳大球场1比0击败巴西,时隔28年再度夺取这项赛事的冠军。这也是梅西个人职业生涯首座成人国家队冠军奖杯,长达16年为国家队征战的岁月中,先后四次闯入最后的冠亚军决赛,但最终都无缘冠军,第五次终于梦圆。这座金杯,让梅西这个没有国家队桂冠头衔的当世球王,与阿根廷这个国家之间的“责任与爱情”,有了一个还算可以的交代。

其实关于本届美洲杯,除了梅西和阿根廷队的加冕,要说的东西也不少。本届欧洲杯赛程是6月12日-7月12日,本届美洲杯的赛程是6月14日-7月11日,几乎完全重合。一项洲际足球赛能有勇气做到与欧洲杯同步举办,要么是对自己的影响力绝对有自信,要么是它们其实根本不在乎所谓的影响力。

相比于欧洲杯自1960年创办至今,每隔四年举办一次、除决赛阶段参赛数量扩军外几乎无任何改变不同的是,美洲杯100多年历史上的变动实在太多、太大。

美洲杯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国家级足球赛事,第一届比赛在1916年7月举行,当时是为了庆祝阿根廷独立一百周年。要说一项“大洲”级别的足球赛历史,说起来,咱亚洲杯1956年、非洲杯1957年、欧洲杯1960年、中北美及加勒比金杯赛1963年,看看人家美洲杯,确实不好比。

从1916年到今年2021年,105年历史,包括本届在内,一共举办了47届,平均下来大概是2.2年一届。整个美洲杯的历史,要分成两个阶段——1916年-1967年,这个阶段叫“南美国家杯”,一共举办了29届,请注意,是51年里举办了29届。这51年里,哪怕整个世界都在打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几年,这项比赛还是照样举办。比赛举办的密度,从2年一次到4年一次,最神奇的是1959年,一年办了两次。

从1916年到1967年这29届中,从没有一届赛事实现过南美所有国家参赛。南美足联下辖的10个会员国,都曾在这个历史时期,分别“”、“谢绝参赛”过某个国家主办的比赛。揉搓了太多政治的美洲杯需要整治。通过各种“盘”、“谈”、“理”、“聊”,1975年,南美国家杯改名为美洲杯。1968年-1974年这段时间,这项大赛没有举办过。这也是至今最长时间的停赛。

从1975年到今年的2021年,这46年,美洲杯共计举办了18届。这个历史阶段的美洲杯有两个“重要成果”,一个是:再也没有球队过任何一届赛事,无论谁是主办国,大家都给面子,10支参赛队成为常态。另一个重要成果是:90年代时,短暂扩军到12支球队,类似墨西哥、哥斯达黎加、日本队等,都有受邀请参赛的经历。当然,也有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大洋洲国家被邀请但婉拒参赛的。

不过“成果”之外也有“离谱”的事情,2016年的所谓“百年美洲杯”,居然放到了美国举办,参赛队破天荒有了16支球队。而且从实际情况看,这个莫名其妙的“百年美洲杯”也确实是“插队产品”——从2007年开始,美洲杯形成了很好的每隔4年一届的比赛密度,且都放在世界杯赛之后的那个单数年,比如2007、2011、2015、2019。实际上美洲杯80%的届数是在单数年举办,避开世界杯年和欧洲杯年、奥运会年的这种选择还是正确的。但横来的“2016百年美洲杯”,让原有的节奏再次破碎……(根据赛程,本届之后下一届是2024年由厄瓜多尔举办,是不是又要和今年一样,连揭幕战时间、决赛时间都和欧洲杯一样?)

所以,就一届大赛的举办规律、规则来说,欧洲杯是轮子,行驶时间和历程都经过严格的设定,美洲杯是骰子,123456个点,滚到哪个要看“酒桌”上的气氛。

如果以60年左右的时间点来划线,以欧洲足球为龙头,全世界大多数地方的足球体系、大赛体系都朝着“做大做强影响力”这个目标在努力。欧洲杯(欧锦赛)、欧冠(或者说欧洲俱乐部杯赛)、欧洲几大主流联赛等,无一不是如此。2020年上半年疫情席卷全球,进而导致全世界足球联赛、大赛停摆的时候,欧洲所有的俱乐部都感到惊恐,因为它们依赖于职业体系、依赖于商业社会、依赖于有规律的比赛和源源不断的球迷。

顺延一年后,欧洲杯终于顺利举办,并且在商业推广、球迷入场、主办国家等方面,几乎做到了能力范围的最大化。全世界尽管在观望,但还是不得不赞叹:欧洲足球确实有影响力。

但换到美洲杯,情况却截然不同。本届赛事原本由阿根廷和哥伦比亚联合主办。但4月份、5月份,两国先后承认不具备主办条件。美洲杯一度走到即将“黄汤”的边缘。就在开赛前10天左右,大概所有的球队都不确定比赛是否会如期举办,因为按照国际足联和南美足联的安排,6月初-6月10日左右,南美区还要安排两轮世界杯预选赛。

关键时刻当然是“大哥”巴西接盘。最终10个球队被分为2个小组,每个小组5个球队,以小组单循环确定名次,然后前四名出线强淘汰赛,随后是半决赛和三四名决赛、冠亚军决赛。

从比赛总规模来说,欧洲杯24个参赛队,10个国家11座球场主办,总计51场比赛。美洲杯10个参赛队,巴西单独主办,巴西利亚、库亚巴、戈亚尼亚和里约热内卢四个城市接盘,总计28场比赛。

足球在南美,是一种随意的快感,是一种“生活”,是一种“存在”,随性的生活是不需要循规蹈矩和讲究排场的。

本届欧洲杯的总奖金是3.71亿欧元。决赛圈球队,奖金起步价925万欧元。小组赛赢一场150万欧元,平一场75万欧元。夺冠球队预计收入在2800万欧元左右。

南美足联公布的数据是,本届总奖金超过7000万美元,其中冠军奖金1000万美元,亚军500万美元。10支球队每支的保底参赛费是400万美元,赢球和平局奖金也有,不过数额与欧洲杯相比少。

从竞技水平上讲,如果以世界杯成绩作为比较,南美地区的足球水平相比于欧洲,竞争力在下降,这是很难否认的事实。但问题是,南美人未必觉得自己的足球哲学需要改变,或者改良。

本届欧洲杯,从技战术层面被球迷津津乐道的是,越来越多的球队在推崇3后卫体系,腾出人手推向中场,增加攻防质量,进而提升控制比赛的能力。从“战术实验”的角度来说,欧洲杯这样的大赛是具有风向标意义的,可球迷仿佛从美洲杯上看不到这样的功能。

南美是世界足球的自然资源库,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为这片土地孕育和打造的足球基因已经足够强大,南美足球似乎已经形成了完善而流畅的“内循环”体系,它们或许根本不在乎欧洲足球的体系化、制度化改造,既做不到,也不需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